南京聪才文化创意欢迎您!本站提供在职研究生论文、毕业论文、硕士论文、博士论文等发表期刊。

咨询热线 17749559993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动态
中国力挺全球学术“拆墙”!期刊论文走向全球免费的浪潮已然掀起
 

近年来一场卷席了全球大量的科学家、维权人士、媒体、以及出版方的学术研究所有权的争议,今日迎来一个关键的小高潮。

根据 Nature 官网 12 月 5 日报道,在开放获取运动的推动下,中国的图书管理中心及学术研究资助机构表示,他们计划支持让公共资助的研究成果出版后就能立即免费阅读。

这一消息来自本周于由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协会召开的 Open Access(开放获取)2020 会议,一同宣布的还有中国对“S 计划”的支持表态。今年 9 月,来自 11 个欧洲国家的 11 个研究资助机构启动了“S 计划”,该计划要求所有受资助发表的科研文章到 2020 年要实现开放获取。

(来源:Open Access 2020)

但 S 计划的关键组织者 Robert-Jan Smits 表示,中国的这一立场是对倡议的支持。

“这是全球开放获取运动向前迈出的关键一步,我们早就知道中国正在考虑加入我们,但中国能如此迅速、并毫不含糊地加入我们,这是一个巨大的惊喜。”他说。

不过,此次的表态似乎仅是一个信号,目前我们尚不清楚中国的机构何时会开始实施开放获取的新政策,也不清楚他们是否会完全采用 S 计划的具体细节。

图丨 Robert-Jan Smits(来源:Horizon: the EU Research & Innovation magazine)

据 Nature 报道,在 3 份立场文件中,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(NSL)、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(NSTL)和自然科学基金会(重要的研究资助中心)都表示,他们“支持 OA2020 计划和 S 计划的要求,会尽快将发表后的公共资助项目的研究论文即时开放获取,我们支持各种灵活、包容的措施来实现这一目标。”

另外,文章还提到,“我们要求出版商不能因订阅期刊转为开放获取而提高订阅价格”。

论文垄断与“开放获取”运动

有人也许会问,学术期刊的订阅费到底有多贵?据面向图书管理员的商业期刊《图书馆杂志》(Library Journal)的调查显示,一份美国化学学刊的年订阅费平均为 4773 美元,而最便宜的科学通论学刊的年订阅费也有 1556 美元。对于不属于高校或研究室等机构的个人来说,这种价格让学刊变得遥不可及。而对于财力雄厚、却要订阅多种学刊的机构来说,这种价格让他们也越来越难以持续下去了。

“在过去的 20 年里参与订阅采购的人知道,学刊的价格已经成为图书馆预算中最大的通胀因素”,《图书馆杂志》的调查总结道。

把所有学刊的订阅费加在一起,一所大学每年要向出版集团支付 50 万到 200 万美元。就连财大气粗的哈佛,在 2012 年也曾表示他们已经难以承担越来越贵的学刊,尤其是两个在 6 年里涨价 145% 的出版集团。德国康斯坦茨大学(University of Konstanz)甚至因为价格在 5 年里增长了 30%,在 2014 年全面停止订阅 Elsevier 的学刊。

(来源:Elsevier)

这些学术出版集团之所以可以大肆涨价,是因为该行业已经实现了寡头垄断。据研究显示,全球一半以上的研究成果都是由 5 大集团出版的:Reed-Elsevier(里德-爱思唯尔),Wiley-Blackwell,Springer(施普林格),Taylor & Francis(泰勒弗朗西斯),以及根据采取标准的不同,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(美国化学学会)或 Sage Publishing(塞奇出版公司)。

要知道,在 1973 年,仅有 20% 的研究论文是由前五名出版公司所出版的;社会科学领域甚至只有 10% 出版于这“5 大”。如今,几乎所有学术领域都至少有一半的研究成果出版于 5 大出版集团,而一些领域,比如心理学,甚至有 71% 的论文发表于 5 大集团的学刊中。

整体来说,学术出版已经是一个充满了出版商之间的合并、飙升的订阅费、以及上升的净利润率的市场。与一切垄断一样,这种权力给这几大出版集团们带来了大量的利润,个别出版集团还曾经提出过让人匪夷所思的涨价要求。

中国图书馆界就曾有过这样的经历。2010 年,曾经发表过公开信,抗议外刊及数据库涨价太离谱。

当时,国际出版界大鳄、知名出版商 Reed Elsevier 在 7 月份给中国用户发出了一个新的订阅方案。该方案提出其全文数据库在下一个合同期(三年)内每年涨价 14%以上。国内图书馆界作为订阅方,对此感到愤懑,发出一封公开信表达了中国图书馆界面对超出预期与承受能力的“涨价”的愤怒,也表达了愿意以积极和负责任的态度,与各国际出版商进行对话和协商,共同寻求符合用户权益、符合出版商和图书馆双方合法利益、合作共赢的有效解决办法的愿望。